為什么語文老師說“凱旋歸來”是病句?

來源:wukong  [  教育資訊中心   ]  責編:張華  |  侵權/違法舉報

為什么語文老師說”凱旋歸來”這個是病句,但平時說話還是經常用凱旋歸來而不是凱旋,各種影視節目也這么說。既然大家都這么說了,那也就成了約定俗稱的東西了,談何病句呢。

用戶回答1:

三水三心觀點:語文老師說“凱旋歸來”是病句沒有錯,我們實際生活中的口語說“凱旋歸來”也沒有大問題,但書面語中不能出現。

作為資深專職語文教師,我來談談針對這個問題的看法。

第一,“凱旋歸來”確實是病句,語文老師的判斷完全沒有問題

這個問題,其實涉及到的是常見病句中的“重復啰嗦”的問題。在語言中,常見的病句類型,共有十種,比如,成分殘缺,搭配不當,語序顛倒,前后矛盾等等。為什么重復啰嗦是一種語病呢?因為,我們的運用語言,最基本的要求是規范、通順、簡潔,然后是連貫、得體,最高的要求是

那為什么說“凱旋歸來”是重復啰嗦呢?這要從字義入手。

“凱”,其實是一個名詞,意思是“軍隊得勝回來奏的樂曲”,我們經常說的“凱歌”,就是指它的本義,還有一個成語叫做”奏凱而歸”,意思是“奏著凱歌回來了”,很明顯,意思就是打了勝仗回來了。

旋[xuán],有六個義項,分別是“ 轉動”“ 回,歸”“不久” “ 表示與各方來往或來往于各方之間”等。比如,《扁鵲見蔡桓公》一文當中,"(扁鵲)望桓侯而還走"。這句話里的"還"是通假字,"還"通"旋",意為:來回走動。

這樣看來,“凱旋”的本來意思就是打了勝仗回來,你在加上一個“而歸”,那字面意思就是“打了勝仗回來,回來”,無疑,就是重復了。

當然,有些文學作品,又當例外。比如,柯巖的著名詩歌《周總理,你在哪里》:

周總理,我們的好總理,

你在哪里呵,你在哪里?

你可知道,我們想念你,

---你的人民想念你!

這里運用的事反復地修辭手法,表達的是一種強烈的感情。

"第二,在口語中使用“凱旋歸來”,涉及到的一種語言習慣。

那我們為什么口語當中經常還要說“凱旋而歸”呢?其實,口語,對于語言的使用要求,并不是特別嚴格。比如,“喝一杯”,走,今天我們去喝一杯。你說,你會把杯子喝了嗎?

也就是說,一般來說,書面語要求相對來說嚴格,而口頭語,只要大家彼此明白意思,不影響交流,就一切ok。

還有一個原因,就是隨著時代的發展,很多詞語的意思,也在逐漸發生變化,有些約定俗成的,甚至長期使用之后,把原來的意思都改變了,有的還截然相反。比如“爪牙”,古時指武臣或得力助手,屬于褒義。韓愈《與鳳翔邢尚書書》:"今閣下為王爪牙,為國藩垣"。而現代漢語中的"爪牙"則是"比喻壞人的黨羽和幫兇",為貶義。

前段時間,網絡流傳要把很多字的讀音改掉,從語言運用的角度,我贊同改,從語言文字的發展的角度,我反對改。但最后究竟如何,個人以為,不管你改不改,老百姓都這樣說,自然就改了。

“凱旋歸來”也是一樣,經常用經常用,最后,約定俗成,就正確了!

用戶回答2:

謝謝邀請,我覺得語文老師說“凱旋歸來”是病句,從語義上來看確實是病句。因為:“凱”即勝利的意思,“旋”就是歸來。“旋”就已經有歸來的意思了,所以說“凱旋歸來”就有語義重復的意思。

但殊不知,在實際生活中,像“凱旋歸來”或“凱旋而歸”,這樣的說法是行得通的,人們使用時并不覺得有什么不妥。還有像“除夕之夜”,因為已經習慣了,習慣的東西就是約定俗成的。我覺得凡是約定俗成,它就是規范的,別把約定俗成當成病句。我的說法是否妥當,望大家評論。

用戶回答3:

語文老師說“凱旋歸來”是病句,本身沒有問題,這是遵從于漢語語法規范所下的結論,但是為什么現實生活中大家都常說凱旋歸來呢?

第一,口語和書面語在表達中嚴謹度不同。大家平時聊天說話,用的基本上都是口頭語,口語往往不會遵從語法規范,只要把想表達的意思說清楚就行了,沒有會計較你一句話說的完整不完整。但是書面語卻不一樣,必須要按著語法規范去表達,否則,像在寫作與考試中很容易出現語法錯誤。

第二,約定俗成的東西大家都會習以為常。盡管凱旋歸來這個四字詞中,旋和歸意思相同,但是四字詞在口語表達中卻常用,因為用著順口啊。而這順口是平時人們喜歡用成語來簡潔表達,一句凱旋歸來就能完整表達意思,如果說凱旋一詞,給人的感覺就怪怪的。

第三,聊天中的口語中一般沒有提病句說法。如果你對小孩學話感興趣,也常關注,會發現孩子有時說話顛三倒四,會提醒孩子應該怎樣說才對。但是有些家長不會提醒孩子,因為能聽懂大概意思就行了。這恰就是口語表達中,幾乎沒有人去特別關注病句。但是在寫作之中,卻會針對口語表達有規范,因為評判的標準是按書面語執行。

綜上所述,相信你會對約定俗成有了基本的理解吧?

用戶回答4:

為什么語文老師說“凱旋歸來”是病句?

在我就讀師范二年級的時候,漢語言文學的老師告訴我們:“‘凱旋歸來’這個詞組搭配其實是錯的,因為凱旋已經包含了‘歸來’的意思,而在‘凱旋’的后面再加一個‘歸來’,那這個詞組豈不是成了‘歸來歸來’了嗎?如果一個句子當中用‘凱旋歸來’這個詞組,那么這個句子無疑是一個病句。”

一個句子中用到了“凱旋歸來”這個詞組,就真的會變成病句了嗎?

(一)嚴格來說,“凱旋歸來”這個詞組確實有點不太嚴謹。

剛才查了女兒書包里的新編小學生字典,了解了一下“凱旋”這兩個字的意思:“凱”——勝利的音樂或歌曲;“旋”——返回,歸來;“凱旋”——唱著勝利的歌曲歸來。原本對“凱旋”這個詞不太了解的時候,大部分人感覺“凱旋歸來”就是一個很簡單的詞語,甚至把它當作一個成語;但是,理解了“凱旋”這個詞的意思之后,發現“凱旋歸來”,既不是詞語,更不是成語,而是一個不倫不類的詞組:如果在“凱旋”的后面再加個“歸來”,總感覺說這個詞組的時候有一種特別別扭的感覺。

對于“凱旋”這個詞,我的印象是比較深的——在小學語文課文《一個中國孩子的呼聲》中有這么一句話:

“我們與爸爸相約,等爸爸凱旋的那一天,我們要帶著最美的鮮花迎接他。”

從這句話中,我們不難看出,這個句子之所以用“凱旋”這一詞而不是用“凱旋歸來”這個詞組,作為語文教材的編者,他們當然懂得“凱旋歸來”這個詞組不夠嚴謹,搭配起來存在一定的瑕疵,存在爭議的詞組,能不用就盡量不用。

(二)口語與書面語不同,書面語比較嚴謹,口語只要言可達意就行。

書面語,特別是受眾面比較廣的書面語,對用詞是非常嚴謹的,哪一個詞語或者詞組可能存在問題幾乎都是不容許的。特別是教科書之中的書面語,幾乎是必須要求編者做到精益求精,絕不容出現一絲一毫的差錯。在書面語當中,“凱旋而歸”這個詞組一般是不能出現的;而在口語當中,基本上就沒有那么多忌諱,甚至一些電影中主角的臺詞都經常用到“凱旋而歸”,而一些比較低端的電視臺節目,主持人也會在不經意中用到“凱旋而歸”這個詞組。這是因為,雖然書面語講究嚴謹性,但口語只要言可達意就可以了。

舉個例子,比如我們去商店里買一瓶豆腐3.5元錢,用書面語應該這樣說:這瓶豆腐的單價是三塊五毛錢一瓶;而用口語表達就比較隨意了——“豆腐三塊五”,五個字就能把意思說清楚,因為大家聽了這句話之后會想當然地覺得豆腐一瓶三塊五,而不是一塊豆腐三塊五,或者一整箱的豆腐才三塊五。

(三)一個詞成為公眾的常用詞,“眾口鑠金”之下有可能會“化偽為真”。.

以前考普聽話等級證書的時候,“呆板”這個詞是讀作[ái bǎn],有些同學把這個詞讀作[dāi bǎn]就被扣分了。后來,把“呆板”這個詞讀成[dāi bǎn]的人越來越多,于是,[dāi bǎn]這個原本被當作錯誤讀音的“白字音”就變成了最為正確的拼音,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四個字,眾口鑠金!如果“凱旋歸來”這個詞絕大多數人都這么用,那么很有可能這個詞組也會演變成一個既單純又正確的詞語。

你覺得“凱旋歸來”這個詞組有沒有毛病呢?歡迎留言探討。

用戶回答5:

說凱旋歸來是病句,是因為"旋"本就是歸、還的意思,再加上歸來就重復了,所以說"凱旋歸來"是病句。

但是在日常生活中,在人們平常的談話中,總是說凱旋而歸、凱旋歸來。比如某人圓滿的完成了某件事,或勝利完成了某件工作,人們總是習慣說:你真是凱旋而歸啊。如果說:你真是凱旋啊,就會覺得怪怪的。

這是因為人們已經習慣了凱旋而歸這種說法,習慣成自然。這也許就是"約定俗成"吧。

從語法上說,把凱和旋分開看的話,"凱"是一種狀態,是形容詞,"旋"是旋轉、歸、還的意思,是動詞,把凱作為主語,凱旋就是主謂結構,這是不錯的。從這個角度看,凱旋歸來確實有重復之嫌。在正式的行文中盡量避免。

但是從約定俗成的角度來說,大家一致認為是對的,那就是對的。畢竟老百姓的村言俚語,是不用講究什么語法的。我們見面時問"吃了嗎"就缺少主語,這句話從語法上講是有語病的。但被問的人都理解這是問:飯吃了嗎,而不會理解成別的意思。這就是約定俗成。

其實生活中許多東西都是約定俗成的。我們就以"普通話"為例來解說一下。"普通話"的定義是:

"以北方話為基礎,以北京語音為標準音,以典范的古典文學為語法規范的漢民族共同語"。這就是"普通話"的"約定",全國人民都認可了這個約定,"約定"就俗成了,就成了"普通話"的標準。

其實語法最初也是約定俗成的,久而久之,經過加工修正,逐漸確立了語法的標準,大眾都認可了就成了"語法"。

用戶回答6:

語文老師說“凱旋歸來”是病句,這是語文老師錯了,“凱旋歸來”很正常,一點病也沒有,并不是有人認為那樣是“重復多余”“重復累贅”,這是一種非常常見的構詞方式。

首先,“凱旋歸來”不是句子,也就談不上是病句。病句是相對句子而言,不是相對詞語、詞組而言的,所以語文老師說“凱旋歸來”是病句,自己就忽略了“凱旋歸來”不是句子。

其次,有人認為“凱旋歸來”有問題,說是病句,主要理由就是“凱旋”是回來的意思,“歸來”也是回來的意思,所以前后兩個分詞語的意思重復了。

但是,重復就是病嗎?并不是這樣的,我們漢語詞匯里有很多這樣通過這種構詞方式構成的詞語,一點病也沒有,非常規范。比如“陳舊”這個詞語,“陳”就是“舊”,前后兩個詞素意思重復,有病嗎?沒有。

這種類型的詞語很多,比如保衛、蹦跳、冰凍、出現、躲藏、分散、豪杰、歡樂、緘默、饋贈等。

也許有人會說,你舉例的這些都是兩個字的詞語,人家那是四個字的詞組。其實都是一樣的,四個字的詞組的構成方式跟兩個字的詞語是一樣的。比如:“胡言亂語”,胡言跟亂語的意思不是一樣的嗎?風馳電掣、崇山峻嶺、流光溢彩、見多識廣、甜言蜜語、引經據典,等等,多了去了。

綜上,筆者以為,“凱旋歸來”并非所謂的病句,理由有二,一是“凱旋歸來”只是個詞組,并不是句子,連句子都不是,也就談不上什么病句。二是“凱旋歸來”前后兩個分詞的意思相近,并非重復累贅,而是漢語的一種常見的構成方式。所以,語文老師說“凱旋歸來”是病句,是錯誤的。

用戶回答7:

關于“凱旋歸來”,我想談談我的個人見解。按照語文老師的說法,我認為只對了一半。為什么說只對了一半呢?因為語文老師是從語法修辭的角度來分析詞與詞之間的成份關系,以及一句話應有的邏輯關系,從這方面而論,語文老師說的是對的。但是,如果我們僅用“凱旋"這個詞,在書面組詞并以此組成句子的時侯,便會很狹窄,能與匹配的詞語,似乎不多。單獨來看它的意思,我認為是:高唱凱歌,勝利歸來。如果不用"歸來",僅用“凱旋"又該怎樣組詞組句呢?這使我想起有部電影的名字叫《凱旋在子夜》。這樣的組合和搭配,我認為既規范又順口,絕對沒有問題。它的意思是,(官兵們)在子夜時分,勝利歸來。那么,如果沒有去掉或在“凱旋"的后面不用“歸來”,從詞句的完整性和流暢性方面來看,雖然“凱旋"沒有語法修辭方面的問起,但是要使它與其他詞語搭配組合,現在可供參考的例句似乎并不多,我也不想在此你詳盡的分析。單從語言的完整性和流暢性來看,“凱旋歸來"或“凱旋而歸”并無不妥。

用戶回答8:

凱旋,就是得勝而歸。所以,凱旋歸來,重復了。歸,就是回來。所以,歸來,也是重復的。所以,凱旋歸來,就是得勝回來回來回來,三次重復。

漢語的問題遠不止這個,幾乎到處都是,可以信手拈來。請看:

親眼看到,看到必然是親眼,不用自己的眼睛是看不到的。所以也是重復。

曬衣服,沒錯。曬太陽,把太陽拿來曬?

救命,不讓生命消失。救火,不讓火消失?

答案,回答的方案過案卷。如果只需要答一個字,也是方案、案卷?

考試,是甲考乙,甲是主考一方,乙是被考一方。乙就不能說,我要去考試。只能說,我要去被考試。

渴,就是想喝水。渴水就是重復。可以說,我渴了。不能說我渴水了。

吃,就是把東西塞進嘴巴。說吃飯可以,吃東西就是重復。

飛機,會飛的機器。導彈、衛星就不是會飛的機器?

手槍,可以拿在手里的槍。沖鋒槍、機槍就不能拿在手里?

手機,可以拿在手里的機器。手表、遙控器怎么回事?難道不能拿在手里?

打米機,打擊大米的機器。你打擊的谷子吧?準確來說,打的是大米的殼吧?那打谷機服氣嗎?

簡直亂成一鍋粥啦!

用戶回答9:

沒必要咬文嚼字的這么較真!中華文化博大精深,傳承五千年經久不衰,足以證明祖宗的智慧是超人的。

用現代人的思維搞不懂歷史文化,而又妄加否定是愚蠢的表現。漢語文字常用的就有幾千字,老祖宗留下來的卻多達近十萬字。以今天現代手段的書寫方式都感覺十分費時費力,況且過去還是繁體字,毛筆寫字更不便于書寫了,可是他們怎么堅持下來的呢?

可以簡化,也可以用一些別字去書寫,只是詞不達意的弊端顯而易見!而且千字以內的字數也完全可以寫出人們看得明白的文章,但是豐富的內涵,無窮無盡的想象空間卻失去了,如同嚼蠟一樣的味道,使得回味無窮的文學魅力蕩然無存。

如果不考慮這些因素,一味挑剔下去,成語中意思相近的予以剔除,漢字中字詞意義相近的丟掉相當一部分,這種惰性行為誘惑下,看似簡單便捷的使用中華語言文字的方式,自己把自己的文化搞得面目全非,不是自我否定,自取其辱,自斷文化前程又想干什么呢?

用戶回答10:

當年我在詩歌創作過程中,是每一個字每一個詞都要研究的。我深深體會和懂得了中國文字的博大精深,也感受和領略了其中的美。那期間,詩歌創作幾乎成為了我的全部。

就凱旋二字來看,凱是勝利的意思,旋是歸來的意思。凱旋二字具有舉著旌旗,浩浩蕩蕩,甚至手舞足蹈,高興的不能自已般的回歸的意思。因為旋有旋轉,有蜿蜒,等等意思。但在這里,凱旋歸來,的確是重復了,因為這一句中已經用了三次“歸來”的意思了。凱旋一次,歸一次,來一次。

通常一個意思重復兩次就已經算是比較多的了,倘若人們聽了之后,還勉強接受的話,比如凱旋而歸就不是病句。但是一個意思同時在一句話中出現三次,就顯得多余了吧。

用戶回答11:

語言和文字是文化,而文化都是有生命力的。凡是有生命力的事物,當然都要不斷地發生,發展,變化。也有死亡,然后就是脫胎換骨,鳳凰涅槃,也說不定!

在實際生活中,在語言文字的具體應用中,“活學活用”,非常重要。類似“凱旋歸來”,這種使用方法特別多!我在寫這篇文章的打字過程中,用的軟件是智能的打字方法。當我打出“凱旋”兩個字時,后面就自然地跟出了“歸來”兩個字。說明,這個打字軟件也是這樣推薦使用的!談何對錯?我認為,完全可以這樣使用,根本不是病句!退一步講,最多也就是一個重復的句式而已!不當重復,並不是病句。

早在1958年,我國就發行了一套編號為“紀57”的紀念郵票,郵票的名稱是《中國人民志愿軍凱旋歸國紀念》。說明這種用法歷史長久,源遠流長。

在語言和文字的使用歷史中,她每一個詞匯的含義也是在不斷變化的!“凱旋”一詞,現在勝利的含義比較大,而歸來的含義已經不多了。所以加上歸來,等于是更完整了。其實,人們現在也正是這樣理解的。詞匯含義的變化是非常大的。比如,“小姐”,本來是大家閨秀,是褒義詞,現在成了不法女孩的代名詞!”同志”,本是志同道合的革命者之間的互稱,不知什么時候,同志被同性戀者盜用了。詞義使用中,發生這么大的變化,我們都能理解和允許。為什么“凱旋”一詞,從勝利歸來,變為僅有勝利,不含歸來;使用中另加歸來,我們就不點頭,而是說三道四呢?

有一篇名著,叫《反對黨八股》,其中就批評了這種“咬文嚼字”的八股文文風。語言文字是人們表達交流的工具,在使用中一定要結合實際,要生動活潑,要文彩飛揚。好多大師給我們寫出了高水平的文章,為我們做出了榜樣。例如魯迅先生就這樣寫,“我家門前有兩棵樹,一棵是栆樹,另一棵也是栆樹”,大家都能讀懂,並沒有引起歧義。“凱旋歸來”,意義並列,更加強調,何錯之有?

www.lskiul.live true http://www.lskiul.live/jywendedu/665447811336/6654478113369489672.html report 9836 為您提供全方面的為什么語文老師說“凱旋歸來”是病句?相關信息,根據用戶需求提供為什么語文老師說“凱旋歸來”是病句?最新最全信息,解決用戶的為什么語文老師說“凱旋歸來”是病句?需求,為什么語文老師說”凱旋歸來”這個是病句,但平時說話還是經常用凱旋歸來而不是凱旋,各種影視節目也這么說。既然大家都這么說了,那也就成了約定俗稱的東西了,談何病句呢。用戶回答1:三水三心觀點:語文老師說“凱旋歸來”是病句沒有錯,我們實際生活中的口語說“凱旋歸來”也沒有大問題,但書面語中不能出現。作為資...
  • 猜你喜歡
  • 24小時熱文
  • 本周熱評
圖文推薦
  • 最新添加
  • 最熱文章
精彩推薦
讀過此文的還讀過
水果传奇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