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留學政策緊縮之下,英國會是一種替代選擇嗎?

來源:SOHU  [  作者:智課出國考試   ]  責編:張華  |  侵權/違法舉報

原標題:美國留學政策緊縮之下,英國會是一種替代選擇嗎?

轉載/ 成長視角

去國外讀書,英國和美國這兩個領先的英語國家最為引人注目。其他的國家,如加拿大,和美國更加接近;澳大利亞、新西蘭等則可以視為第二甚至第三梯隊。

隨著中美關系日益緊張,學術交流也受到負面影響。雖然從目前數據來看,2018財年全部F1簽證拒簽率為35%,2018年4月F1簽證發放3700個,2019年4月F1簽證發放4281個,同比增加15%,說明美國一系列政策對絕大部分留學生的影響有限。但趨勢顯示美國學生簽證審核變嚴格,申請時間變長。不過目前本科留學影響較小,高科技敏感專業的研究生,尤其是博士生被審核甚至拒簽的可能性較大。

今年5月31日,美國國務院要求簽證申請人提交社交平臺賬戶信息,包含FB、Twitter及微博、豆瓣、QQ空間、優酷等國內外平臺。盡管從現有數據看影響有限,但是大環境是否友好還是影響到了留學生家庭對目的地的選擇。作為美國在留學市場的主要競爭對手,英國有望成為最大獲益者。

目前約有50萬名國際學生在英國深造,這也使得英國成為全球第二大留學目的地(僅次于美國),很大程度上歸功于英國大學強大的全球聲譽。在今年US News發布的全球最佳國家中,英國再次力壓美國,奪得“全球最佳教育國家”稱號。英國擁有約200所高校,提供超過8萬類課程,選擇非常多。

與美國崇尚通識教育不同,英國從中學開始就偏向專業化教育,在A-Level 階段,學生可以揚長避短,選擇自己最擅長的3-4門科目學習,為大學專業申請做準備。到了大學階段,學生通過三年(某些專業可能是四年)深入研究自己所選擇的專業領域。這種專業針對性比較強的教學方式,非常適合學業規劃清晰的學生。

英國優質的高等教育也從各個大學排行榜中得以體現。每一個瀏覽過大學排行榜的學生都會發現名列前茅幾乎都是英美大學,尤其在最榜首的位置,這兩個國家的大學占據了絕對主導的地位。在QS 2019年世界大學排行TOP10中,多達九個是英國或美國的院校。其中英國牛津和劍橋大學分別在QS世界大學排行榜中位列第五和第六名。

二、英美高等教育對比

對于英美兩國高等教育體系的異同,一位在英美兩國均接受過教育,名為任意的作者曾在紐約時報撰文予以總結,摘要如下:

學制

英國的學制是本科三年,碩士一年;美國通常是本科四年,碩士兩年。所以完整取得碩士學位,英國花的時間要少得多,是圖快捷人士的選擇。但大家也不難猜想,在這樣的學制安排下,兩國學生的體驗及學位的含金量也不可能是一樣的。這將在后面進一步探討。

費用

英國的費用顯著低于美國。在不考慮任何獎學金的情況下,國際學生在英國留學的成本是3~4萬英鎊(相當于3.7~5萬美元)/年;三年就是9~12萬英鎊(相當于11~15萬美元)。美國方面,私立學校在7~8萬美元/年,四年就是28~32萬美元;公立學校稍便宜一點,但現在也是6~7萬美元一年,四年就是24~28萬美元。在美國,除了少數如加州伯克利分校外,好的并且在國內有較高認可度的學校還是以私立為主。

申請難度

總體而言,同樣質量的學校,英國的門檻無論在推薦信、學術背景要求都比美國低一些,或者說更加靈活一些。而且英國很多學校都提供各種形式的預科,可以念一年再升本科。預科的門檻更低。總的原因是英國學校全部是公立學校,資金方面不寬裕(甚至窘迫),因此很熱衷吸引留學生(對國際學生征收的費用高于英國本土學生)。這個結果就是在英國的中國學生素質更加參差不齊。

選擇什么學校好呢?當然是越出名的學校越好了。不要迷信特定年份的排名,因為它變來變去。更不用專注你所在的專業的排名——對于本科生而言,這和你關系不大。主要看歷史知名度。這里,英國被世界公認并在中國知名的好學校比美國要少得多。最精英的兩所,牛津、劍橋,其他的包括倫敦經濟學院、Warwick、帝國理工、UCL等都列于第二梯隊,再就是曼徹斯特、謝菲爾德、蘭卡斯特、紐卡斯爾、Durham、Bath等大學,都是不錯的學校。其實除了牛津劍橋外,英國其他學校之間的差別是比較小的,很同質化。作為中國學生,選擇的標準無非是在國內知不知名。

關于學位的認同。如前所述,由于英國學制較短,門檻沒那么高,所以現在內地對英國學位的認同度不如早些年了(譬如九十年代末或本世紀初)。每年的就業市場上有大量的英國留學生。這時比較看重的就是兩條:一是排名盡可能靠前(譬如Warick、帝國理工、UCL等),二是畢業成績一定要好(考慮到近年來英國大學發放學位等級越來越水,優秀學生應該取得First Class Degree;至少不能低于2:1)。由于近年來從英國留學回來的人比較多,所以大家對英國學位越來越了解,也越來越苛刻了。

至于美國,美國學校的名譽度和認可度還是高于英國。從各種全球大學排名情況就可以看出美國的實力。基本上美國前三十的大學都是質量非常高的大學,社會認可度非常高;在排名前十大學的本科畢業,基本都可以自動被認定為“精英”(相比之下,對英國留學生就會有更多的疑問)。

教育理念

簡而言之,在英國大學,你將花費三年(某些專業可能是四年)深入研究自己所選擇的領域。尤其是社會科學和人文科學方面,其課程設置上沒有那么標準化,你將深入探索自己所選的具體項目,獲取強有力的指導——不過除非你自己有所要求,這類指導不一定過多涉及本學科的全貌。

劍橋大學

與此同時,在美國大學(無論是綜合性大學和文理學院)攻讀通識(liberal arts)學位則鼓勵甚至要求學生廣泛探索不同的學科。美國大學的學制一般為四年,以哈佛為例,本科生在四年內可供選擇的領域達到三十二種之多。理論上,通過學習某一領域最大數量的可選課程,學生擁有充足的空間得到該領域專業訓練。然而,美國大學數量驚人、五花八門的課程往往讓學生傾向于探索更廣泛的領域,而在專業方面淺嘗輒止;而不是像英國大學那樣要求學生針對特定專業的嚴謹而深入地研究。因此,重要之處在于,你到底希望選擇常通識教育充滿好奇地探索,還是專業教育那樣強調持續學習和深入掌握某個特定學科。有關兩者優勢的激烈爭辯一直在不斷持續中,作為學生本人,應該結合自己的人生目標、遠大志向和興趣愛好,充分考慮這些差異并確定何種教育模式更為適合自己。

哈佛大學

學習與教學質量

國外學校的本科教育和國內不一樣,比如說一般什么班的概念,就是學生選課上課,組織比較離散。師生關系不緊密,課余時間也很多,所以很依賴學生自己的學習習慣。學習習慣好的,積極向上的,善于利用學校資源的,在英國一所普通的學校也可以學得非常好;學習習慣不好的,放到美國常青藤也可能學不出來。

總體感覺,英國學校的教學質量還是不錯的,主要是均衡和可靠。英美大學教學一般分兩部分,一是lecturing,講課;一是seminar,課后討論。Seminar部分非常關鍵。我在英國上的所有課都是教授或講師親自主持的。而美國的university特別是常青藤名校,教授都過于注重科研甚至社會活動,不太重視教學,搞到lecturing有不少時候居然是助教在講(哈佛就一直有這個問題);而seminar幾乎肯定是助教(往往是博士生)主持的。這樣一來,教學質量就受到很大影響了。這方面,美國的文理學院比較好,師生比顯著優于名牌綜合性大學,教師主要精力放在教學。

這里要提到的是教學不光是課堂,還有課外活動。這一點美國大學優勢較大。在好的大學都有非常豐富的活動例如各式各樣的講座、學術會議及交流活動等,學生可以廣泛參加,而英國學校這方面要弱一些。所以在美國上學,整個經驗和視野可能更開闊一些,不局限于課堂和圖書館。

學生的社會化

這個問題,英國和美國差別比較大。在英國留學的學生普遍有融入當地社會比較難的問題——英國人不那么熱情開放,對中國留學生說實話沒啥興趣。很多人抱怨在英國上中學,呆了八九年都交不到一個英國朋友。對于在英國念本科甚至念碩士而言的人就更加如此了。結果就是華人學生扎堆。住也住在一起,吃也吃在一起,玩也玩在一起,和英國學生不來往。最后的結果就是呆了幾年,對英國社會還是很隔閡,覺得自己是過客,而且在語言等各方面的鍛煉都差強人意。

美國就不同了,美國是移民國家,不同種族的人很多,各個國家的留學生也很多。美國人通常比較開放熱情。所以中國留學生在美國融入校園是相對比較容易的,不少人會有“不覺得自己是留學生”的這種感覺。結果是在美國的留學生受所在地熏陶相對更多,更加“西化”,甚至英語各方面都更好。(當然這只是大圖景,不針對具體人)。

職業意識與就業機會

這方面美國明顯優于英國,而且差距不小。在美國念本科,由于校園的氛圍——比如美國大學都有能力很強很盡職的幫助學生找工作的機構;稍微好一點的學校,各種企業來訪招聘也很多,西方學生也有這種意識。在這樣的熏陶下,學生的實習/就業意識會比較強,更加“早熟”,例如大多知道該積極地安排假期實習。但在英國就不一定有這種意識了,首先因為缺乏這種氛圍,其次也很取決于你所在的中國學生群體。另外還和能接觸到的機會有關。畢竟美國是世界上最發達的經濟體,世界頂級企業眾多;舉凡在大城市就讀,接觸職場的經歷會很多。

還有一個希望強調的就是學制。英國學制三年,也就是到畢業就學只有兩個暑假(大一、大二)。而美國四年,有三個暑假。這就是一個暑期實習的差別,對履歷的貢獻影響是很大的(一般正規的國際機構、企業都是在本科生畢業當年的春天確定招聘)。再考慮到美國校園更成熟的職場意識,更開放的環境,更豐富的求職機會等,差別就成倍放大了。總之,依我個人的經驗,在美國,學生在職場意識上會更早熟。他們有更多的機會尋找從美國到大中華地區的工作機會,而且在就學與工作的銜接上可能更有效率(即本科后直接工作,之后再根據需要就讀含金量更高的碩士,如名校MBA)。英國學生更加被動,本科讀完就讀碩士,讀碩士忙碌的一年又要匆匆忙忙地找工作,學業和工作兼顧得很辛苦。

還有一點考慮就是美國是移民國家,熱衷于吸引國際人才,也容易容納國際人才,好的就業機會也多,所以畢業后留下來的機會更大。相比之下,留在英國就更難。英國留學生畢業后多選擇回國。

英國大學和學院招生服務中心(UCAS)的數據顯示,2019年中國內地和香港學生本科申請人數從去年的17,000人增加到21,000人,增幅高達23.5%,英國留學上升趨勢非常明顯。

新東方發布的《2019中國留學白皮書》顯示留學目的地選擇多樣化,英國增幅明顯。報告指出,雖然美國依然是意向留學人群最熱衷選擇的留學國家,但優勢已不再明顯,占比43%。而傾向英國的群體占比在2019年大幅上升,占比41%,大有趕超美國的趨勢。與此同時,傾向選擇中國香港、德國、日本的群體也逐年上升;澳大利亞、加拿大也依然占據主流留學目的國的第三和第四位。

而啟德留學發布的《2019中國學生留學意向調查報告》的數據顯示,中國學生意向留學的目的地仍相對集中,多數選擇美、加、英、澳等英語國家。值得關注的是,本次調研數據顯示,英國(20.14%)超越美國(17.05%)成為中國學生意向留學國家的首選。

高等教育是一項利潤極高的產業,隨著本地學生/歐盟學生在讀數量停滯不前,英國寄希望于國際學生學生群體所支付的高昂學費(超過本地/歐盟學生9,250鎊學費一倍或更多)、生活費、旅行等費用為整體經濟做出貢獻。

英國大學聯合會發布的數據顯示,2016-2017年,國際留學生為英國創造了30億英鎊的收入以及20萬個直接就業機會,并為英國財政直接增加了10億英鎊稅收。其中,中國留學生對英國的經濟的貢獻高居榜首。

四、此消彼長

對于選擇到英國學習航空工程,出于于臺灣的王維源(Wei Yuan Wang)沒有絲毫遺憾,不過考慮身處何地才能使這些來之不易的一技之長物盡其用,他可能需要另覓他處。

王同學最終決定到英國謝菲爾德大學(Sheffield University)接受高等教育,而非其他選擇如澳大利亞和故鄉臺灣。不過他擔心自己將很難獲得英國的工作許可。21歲的王同學表示:"對于希望留下來工作的國際學生,(就業)環境談不上友好,雇主不太愿意提供工作機會。"

王同學的心聲反映出對于留英國際學生的最大挑戰!如下圖所示,留學英美兩國的金融碩士畢業三年后在當地就業的比例大相徑庭。來自非歐盟國家的留學生僅有10%左右能夠留在英國工作。

王同學的擔憂獲得英國高等教育行業的領導人士的認同,讓后者深感焦慮的是,嚴格的移民限制和來自其他國家競爭對手日益激烈的挑戰,可能對英國招收更多國際學生(以及由此創收)的進取戰略造成負面影響。今年四月,英國政府提議退歐以后大幅極高歐盟學生的學費更是雪上加霜。

盡管希望控制移民總量,英國政府也明確將國際學生數量的大幅增長作為營收和軟實力的一項重要來源。今年3月,政府宣布一項全球教育戰略,其目標是將國際學生數量從目前的46萬人增加至60萬人。

2012年,英國政府決定將為期兩年的畢業后工作簽證削減至4個月,從而將英國相比加拿大和澳大利亞等國家置于劣勢。這些國家積極鼓勵合格的國際學生完成學業后留在當地工作,還可能提供永居資格。

今年,本科生/研究生畢業工作期延長至六個月(博士畢業可工作一年)。研究集團(Study Group)的皮特曼承認:“我們受限于凈移民指標,但在上述國際教育戰略出臺前,政府甚至對國際學生的重要性置之不理。”但是他對教育政策表示樂觀,認為已經走向正確的軌道。

國際學生畢業后居留期或增加至兩年

皮特曼所言非虛!周末,英國內政大臣薩吉德·賈維德(Sajid Javid)呼吁終止剛剛卸任首相特里薩·梅(Theresa May)對于大學畢業后希望留英工作的國際學生的嚴格限制。

賈維德辯稱,首相堅持要求外國學生完成學業后不能在英國工作超過6個月,不但有損英國大學的利益,也阻礙了英國網羅全球最優秀人才的努力。賈維德是保守黨領導的有力競爭者,他在為英國“金融時報”撰寫的一篇評論文章中指出:”把那些全世界最聰明、最有進取心的人才拒之門外毫毫無道理。”

前保守黨高等教育大臣喬·約翰遜(Jo Johnson)領導的學生簽證制度跨黨派行動獲得賈維德的支持,這表明梅離開唐寧街后,英國政府或將放松對移民的嚴厲管控。

賈維德先生宣布,如果他成為下一屆保守黨領袖,將取消凈流移民指標(這一指標從未實現過)。現在他還支持讓學生畢業后更長時間居留的計劃。在這一問題上,約翰遜先生加快步伐提交了一項旨在實施英國退歐后簽證制度的政府移民法修正案,該修正案將使學生與凈移民指標脫鉤。

賈維德先生宣布的舉措將得到大學校長一致認同,他們認為內政部的打擊措施讓海外學生感覺備受歧視。約翰遜的修正案贏得反對黨和保守黨議員的支持,包括他的兄弟鮑里斯(保守黨領袖選舉的領跑者)以及前財政大臣肯·克拉克(Ken Clarke)。因此,無論哪一位政客接替梅擔任首相,如果希望通過英國退歐立法終結歐盟公民的自由遷移,那么他們大概率將被迫接受該修正案從而使國際學生留在英國的期限得以延長至兩年。

如果這一舉措成為現實,將極大地提升英國對國際學生的吸引力。

顯然,英國社會正在逐漸形成共識——應當大力歡迎中國留學生的到來。對于有出國留學規劃的同學來說,英國在現階段可能成為更值得考慮的選擇。無論是留學英國還是美國,競爭越來越激烈的趨勢不會改變,而這次大國關系突變對留學趨勢的影響也讓人們意識到這是一個復雜的決策過程。

正如我們一直以來強調的,合適自己的學校就是最好的大學!無論你是考慮遠赴大西洋兩岸哪一邊的學校深造,或者還處于選擇國際教育的課程體系階段,詳細了解和考察兩國教育理念、教育體系和社會環境,并結合自己的興趣、才能、和性格特點進行詳細評估才是王道。畢竟在中外經濟差距、學術水平縮小的情況下,留學的回報需要早期規劃和根據個人需求打磨才能最大化。

http://www.ft.com/content/74d7920a-8835-11e9-a028-86cea8523dc2

http://www.ft.com/content/d0cd6cec-6850-11e9-9adc-98bf1d35a056

http://cn.nytimes.com/world/20120818/cc18renyi/

http://mp.weixin.qq.com/s/uFcwYRWczecU8Ef95wFtEg

作者:海哥,本版權歸屬作者和視角學社聯合所有。如果問題請隨時聯系修改或刪除

www.lskiul.live true http://www.lskiul.live/seduzx/111527/324368244.html report 12103 為您提供全方面的美國留學政策緊縮之下,英國會是一種替代選擇嗎?相關信息,根據用戶需求提供美國留學政策緊縮之下,英國會是一種替代選擇嗎?最新最全信息,解決用戶的美國留學政策緊縮之下,英國會是一種替代選擇嗎?需求,原標題:美國留學政策緊縮之下,英國會是一種替代選擇嗎?轉載/成長視角去國外讀書,英國和美國這兩個領先的英語國家最為引人注目。其他的國家,如加拿大,和美國更加接近;澳大利亞、新西蘭等則可以視為第二甚至第三梯隊。隨著中美關系日益緊張,學術交流也受到負面影響。雖...
  • 猜你喜歡
  • 24小時熱文
  • 本周熱評
圖文推薦
  • 最新添加
  • 最熱文章
精彩推薦
讀過此文的還讀過
水果传奇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