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永新 | 未來學校有多遠?

來源:SOHU  [  作者:中國教育三十人論壇   ]  責編:從大磊  |  侵權/違法舉報

原標題:朱永新 | 未來學校有多遠?

未來學校有多遠?

文 | 朱永新

每天清晨,在路上, 行色匆匆的,很多是學生。

步行也好,乘車也罷,學生們總是那么急吼吼的,想趕在上課的鈴聲響起之前,到達學校。

每一節課,每一個學生,不管愿意不愿意,對講課的內容熟悉不熟悉,都要循規蹈矩地坐在教室里,一憋,就是整整45分鐘。下課之后,上個廁所,短短10分鐘,接著又是一節。周而復始。

每年九月,一批同年的新生跨入校門。

每年七月,一群同年的畢業生離開校園。鐵打的校園流水的學生。

每逢寒暑,師生都有寒假暑假。“刀槍入庫”,各自安排。

你有沒有想過,這樣的學校生活,是天經地義的嗎?

你有沒有想過,這樣的學校生活,在未來的某個時候,不再繼續,學生們再也不需要按部就班、整齊劃一地出現在同一個校園、同一間教室,學習的時間完全由學生自己決定,學習的內容完全由學生自己選擇?

我相信,在并不漫長的未來,這一切,很可能會變為現實。

我在本書中,想說的,僅僅是互聯網對未來學校形態的改變,進而引發的教學模式的改變。

未來,物理形態上的學校,鋼筋水泥磚瓦花木,依然如故,保安可能還會有,圍墻也可能依然存在,但是,傳統的學校,不再是唯一的學習場所,說到學習,大家馬上想到的不是“學校”,而是“學習中心”。

未來的學習中心,沒有以“校長室”“校長樓”為中心的領導機構,表明上看,就像今天北上廣的創業中心;

未來的學習中心,可以在社區,也可以在大學校園,類似于好未來、新東方這樣的培訓機構,也可以成為學習中心;

未來的學習中心,沒有統一的教材,全天候開放,沒有禮拜天、寒暑假,沒有上學放學的時間,也沒有學制,可以8歲上學,也可以12歲上學,15歲的孫子可以跟75歲的爺爺在同一個課堂上同樣的課;

未來的學習中心,教室是自主學習的指導者、陪伴者,教師將徹底變成自由職業者,“能者為師”將使得今天的教師資格證,變成歷史的笑話。

未來的學習中心,是本書貫徹始終的話題。在這本書中,我打算圍繞“學習中心”,跟大家探討七個問題:

學習中心,誰來學?

學習中心,學什么?

學習中心,怎么學?

學習中心,怎么評價學得好不好?

這些問題,在我過去幾年的演講中,都或多或少地提到過。朋友們鼓勵我,把我關于未來學習中心的想法,系統地整理出來,拋磚引玉,號召大家一起探討未來教育的發展趨勢,迎接未來,擁抱未來,為未來的到來做好準備。

我希望這本書的讀者,不僅僅是教育工作者,我希望包括父母們也能讀讀這本書,所有教育共同體之外的朋友,都能參與到未來學校生活的討論,因為,當傳統的學校被未來的教育中心所取代,學生、老師之間的關系,教育工作者與非教育工作者之間的關系,將被顛覆,換個場景,馬上就變換了身份。

抱歉,我無法確切地回答,未來,究竟是五年,還是十年、十五年。

我想,通往未來的教育趨勢,不會像社會革命,一夜之間檣傾楫摧。相反,它是潤物無聲的,如同一天天長長的指甲,幾年間變白的頭發,你盯著看,什么也看不見,但是,它在變。

教育變革,雖然不像社會革命那樣,有強烈的人為干預的色彩,但是,主動迎接、主動介入通往未來的教育趨勢,這個趨勢就容易向著我們期待的方向發展。這,也就是我寫作本書的初衷之一。

的確,本書對于未來學習中心的構想,是我的教育理想,是我對于教育“應當如此”的思考,但是,更多的,是對未來教育的預測與展望,是對于教育“肯定如此”的合理預期。

其實,類似未來學習中心的模式,從上個世紀開始已經在世界各國悄然出現,無論是美國圣迭戈的高中生,還是澳大利亞悉尼的學習創新中心;無論是瑞典的維特拉學校,還是芬蘭的森林學園;無論是瑟谷學校的自主學習,還是密涅瓦大學的課程重構,未來學習中心,在局部地區已經從“應當如此”的應然理想,發展為“肯定如此”的必然現實。

第三個問題:我所說的“未來的學校將被學習中心取而代之”,這里的學校,說的中小學嗎?是否包括大學?

我想,朋友們之所以提出這樣的問題,可能是因為過去十幾年,我所倡導的新教育實驗,面對的都是中小學。

如果按照這個標準看待我的這本小書,但我應該誠實地回答大家,這不是一本嚴格意義上的學術專著。

我不能保證我所說的,都是對的,但我保證,我說話的態度是嚴謹的。

1600多年前,有個叫鳩摩羅什的佛學大師,臨終之前,跟大家發誓:如果我所說的,不是胡扯八道,火化之后,一定“舌不焦爛”。

《未來學校:重新定義教育》,中信出版社出版,本文為序言。

——著名作家 梁曉聲

——新東方創始人 俞敏洪

朱永新教授是我見到的在世界范圍內并不多見的知行合一的教育家,他對于未來教育的變革有著系統深入的思考,并且朝著他設計的未

來教育藍圖孜孜不倦地前行。他的理論高度和實踐深度,在當今世界都是出類拔萃的。

——英國劍橋大學國王學院終身院士 艾倫 ·麥克法蘭

從2015年開始,新教育實驗探討未來學校與未來課程,已經研發出新生命、新人文、新科學、新公民、新藝術的課程體系,定位于“為

中國教育探路”的實踐,相信也能夠為世界教育做出貢獻。

——美國馬薩諸塞大學教育領導學系主任 嚴文藩

《未來學校》對于未來學習中心的構想,對于打破傳統學校的年級、班級、學校的組織形式的設計,對于“互聯網+教育”的運用,以及對于大科學、大人文、大藝術等新型課程的研發,對于我們日本的教育改革極具參考借鑒價值。

一一日本東京大學大學院教育學研究科教授 牧野篤

他是一個具有行動力的人,一個具有深刻現代教育思想和強大思維能力的學者。他不僅使中國而且使全人類成為尊嚴和人性的領地。

一一保加利亞著名作家 茲德拉夫科·伊蒂莫娃

www.lskiul.live true http://www.lskiul.live/seduzx/112404/324634441.html report 5066 為您提供全方面的朱永新 | 未來學校有多遠?相關信息,根據用戶需求提供朱永新 | 未來學校有多遠?最新最全信息,解決用戶的朱永新 | 未來學校有多遠?需求,原標題:朱永新|未來學校有多遠?未來學校有多遠?文|朱永新每天清晨,在路上,行色匆匆的,很多是學生。步行也好,乘車也罷,學生們總是那么急吼吼的,想趕在上課的鈴聲響起之前,到達學校。每一節課,每一個學生,不管愿意不愿意,對講課的內容熟悉不熟悉,都...
  • 猜你喜歡
  • 24小時熱文
  • 本周熱評
圖文推薦
  • 最新添加
  • 最熱文章
精彩推薦
讀過此文的還讀過
水果传奇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