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教育裝備展:熱鬧之外,同質化、教育屬性弱與進校難

來源:SOHU  [  作者:芥末堆看教育   ]  責編:從大磊  |  侵權/違法舉報

原標題:重慶教育裝備展:熱鬧之外,同質化、教育屬性弱與進校難

圖為第76屆中國教育裝備展現場

芥末堆 9蛋 5月28日報道

  • “三天逛了三五十個展位,能記住的產品不超過五個。”
  • “唯一覺得比較特別的,是一家說自己成本低、盈利快、不屬于校外培訓機構整治對象的企業。”
  • “中央場館那幾家,幾百平場地、幾十萬搭建費,簡直神仙打架軍備競賽。不過能叫上名字的也就那么幾家了。”
  • “我在浙江縣城經營一家培訓機構,買東西經常被懟‘我們主要進校的,不做機構的’。”

不親臨現場,很難想象裝備展規模之大。

場館總面積18萬平米,約等于25個標準足球場大小。其中分布1400多家企業,25000多件產品。根據官方統計,開展三天,到場觀眾超過10萬人。

一位參展商4月初訂酒店時發現,展館周圍的酒店大都預訂一空,到4月中旬,更是“連十幾公里外的酒店都很難訂了”。一位學校老師則抱怨中央展廳人擠人,“根本走不動”,即使如此,根據微信步數,他還是在第一天走了“18649步”。

裝備展的熱鬧一定程度上體現了To B市場的熱鬧。

芥末堆《2018教育行業藍皮書》曾指出,為B端提供技術、產品或內容的服務一直存在,但從去年開始,B端需求才被真正激發,To B賽道開始出現更多新面孔。

像真正的“市場”一樣,賣東西的企業、渠道商和買東西的公立校、教培機構、教育局從全國各地趕來,除了做買賣,還交換名片、信息和理念。

但熱鬧之外,買方、賣方的磨合以及其自身的發展仍有諸多難點。

視頻快訊:

產品進校之痛

從現場看,本屆裝備展展品以教育信息化、科創教育兩類為主。

教育信息化類涵蓋學校所需的硬件(如白板、錄播設備)、軟件(如管理云平臺、網上閱卷評價系統),以及內容資源和服務(如課程、師資培訓)。

分類及數量來自官方統計

科創教育產品則可大致分成編程、進校兩大塊。編程包括硬件和軟件類,進校則主要為學校提供實驗室搭建,以及整套解決方案。

分類及數量來自官方統計

除上述兩類外,受近視防控政策影響,本次裝備展還展出防近視、護眼產品50余件。新產品、新技術、新成果發布會發布的9款產品中,也包括兩款防近視、護眼產品:坐姿矯正器和量子點舒眼平板。

不過產品雖然很多,能叩開公立校大門的還是少數。

從產品本身來看,同質化和教育屬性不強是觀眾反應最多的問題。

一位渠道商告訴芥末堆,三天展會看下來,最大的感覺是產品比較類似,有特色的不多。可能大廠相比小廠,在解決問題的廣度上做得好一些,深度、效率上區別不大。“比如希沃和鴻合的產品,在我看來,除了外觀等次要方面不同,主要方面幾乎一樣。”

事實上,希沃、鴻合兩大硬件商也的確為此有過糾紛。2018年,希沃母公司視源股份起訴鴻合科技涉嫌專利侵權,索賠1.43億元。今年4月,視源股份又將專利戰打到了美國。據《每日經濟新聞》報道,此次美國訴訟的索賠金額或將達到數千萬美金,是目前國內教育信息化領域索賠規模最大的專利侵權糾紛案件之一。

該渠道商表示唯一印象深刻的一款產品

教育屬性方面,一位科創教育業內人士告訴芥末堆,相比其他行業,教育行業門檻較高,技術需要結合具體教學場景或內容,才能發揮作用。

“像這次非常受關注的人形機器人,它其實出現比較早了,很多機構從金融等服務性場景轉戰教育,但沒有和教育很好融合,仍以表演互動為主。”她說,“STEAM教育解決方案這塊,課程大多集中在啟蒙階段和小學,初高中階段內容較少,能貫穿小學到高中的整體課程體系更少。”

一款參展人形機器人產品的功能介紹

不過,產品好壞只是一方面。公立校本身具有的特性也使其天然較難穿透。無論是國內產品,還是來中國推廣的國外產品,幾乎都有過“我的產品明明很好,學校為什么不要”、“公立校為何如此難進、如此不開放”之類的疑惑。

公立校之所以難進,一方面如北京大學教育學院副教授楊釙所說,政府、外界對公立校的看法,和市場對教育機構的期待完全不同。因此公立校往往并不追求效率最大化,而是追求聲譽或者影響力的最大化。

而這體現在學校選擇上,往往表現為風險意識較強,決策非常審慎,多受政策影響。多做多錯、少做少錯是很多學校的慣性思維。

“學校采購是要上報申請的,上面有明確要求和專項財政經費支持,下面才去辦。”裝備展現場,一位來自山西的教育信息化渠道商有些無奈地說。

這位渠道商被官方先后提出的“教育信息化2.0,推動教育技術結合”和“近視防控,教學不依賴電子產品”困擾已久,“和學校溝通時,不少校長會說,現在國家三令五申保護視力,還用這些干嘛,最好別用”,因此特來現場了解“風向”。

在裝備展,他發現今年有不少學校計劃改造教室照明,“我聽他們說,以后學生視力和校長績效是掛鉤的,教育局也非常重視。感覺回去可以聯系照明公司,做個照明樣板間,邀請校領導看看。”

圖為某校園照明展位

學校的鑒別水平則是另一方面。

由于目前教育裝備領域尚未出現可以提供權威測評的第三方平臺,產品多由學校鑒別,而這就對相關決策者的信息素養提出要求。

文章《談談To B業務的難點》曾講過一個笑話,為了讓一個硬件盒子價格貴一點,廠商在里面焊了個鐵塊,客戶感覺很沉很有份量,覺得錢花的很值。而軟件無論有怎樣的技術,在他們看來都是不值錢的。

在很多廠商、渠道商看來,類似這樣的“笑話”在學校并不罕見。“家校通也好,智慧校園也好,很多客戶沒有概念,他們更喜歡電子白板、一體機這類硬件,越大越好。”

或許正因此如,《教育信息化2.0》才將“信息素養”,和“教學、學習應用”、“數字校園”、““互聯網+教育”大平臺”并列為2.0時代發展目標,著重提高。

但正如任何新思想、新認知的形成面臨的困難一樣,從目前情況來看,信息素養提升仍路遠迢迢。

分散的紅海

盡管發展面臨諸多難點,但教育裝備領域仍有許多在不同方向上做出成績的企業。

一類是希沃、鴻合、北京文香、長虹這類老牌硬件廠商。作為一切軟件系統運行的載體,這類企業幾乎輪流冠名裝備展,展現其平時不易察覺的重要地位。

此外還有根植北京的樂知行等地區龍頭;BAT、海爾、中國電信、科大訊飛等結合自身優勢,涉足信息化的傳統大公司、互聯網公司;新東方、好未來等主營業務為To C的教培企業;以及曉羊教育、小猿搜題等單點切入,聚焦垂直領域的創業公司。

總體而言,目前教育裝備市場是一片分散的紅海,由背景各異的企業圍繞小塊市場賺錢。即使是產品體系相當完整的科大訊飛,目前也只服務約25000所學校。

分散的可能原因之一,是不同省市間經濟發展、政策導向、教育投入等方面的差異。《2018年度全國教育裝備市場招標采購信息統計分析》數據顯示:

  • 2018年,華東地區的招標采購信息量為10015條,占比34%,位居榜首;東北地區的招標采購信息量為1786條,占比為6%,排在末位。
  • 2018年1—7月,西北地區的招標采購信息量為1063條,同比增長28.07%;西南地區的招標采購信息量為1029條,同比增長30.92%。

《分析》認為,華東地區的招標采購信息量占比最高,主要原因是涵蓋省份——尤其是江蘇、山東等教育大省——較多,加上整體經濟發展水平較高,資金投入多。

圖片來源:《數字中國指數報告2019》

而西南地區、西北地區招標采購信息量的大幅增長,離不開國家對相對落后地區教育信息化的大力投入,以及人們對“一塊屏幕可能改變命運”的期待:

  • 2014到2016年,中央財政累計下撥978億元,用于全面改善貧困地區義務教育薄弱學校基本辦學條件,其中,農村學校教育信息化是重點和底線。
  • 2018年,中央財政新增130億元通過轉移支付,重點用于中西部、貧困地區和農村義務教育。
標準化、定制化如何平衡

分散的可能原因之二,則是行業門檻較高。

“成本高、付費、面對垂直領域用戶、定制產品”一直是許多人對B端市場的理解。但在教育裝備市場,盡管同屬一個市場,不同類型學校、培訓機構的需求不盡相同。

為服務這些客戶,企業或是遵從“二八定律”,只解決其認為最重要的20%需求;或是功能設計得多而全,以期在展現專業的同時,滿足盡可能多的需要。

克制與求全的背后,是產品標準化和用戶定制化需求間的矛盾。

一位培訓機構經營者告訴芥末堆,自己在浙江某縣城經營一家英語培訓機構。此前他嘗試引入一套智能閱卷系統,得到市場的積極反饋。為了繼續給其他“小作坊式”機構造成“降維式毀滅性打擊”,今年計劃采購具有交互性質的一體機,希望用“高級硬件”綁定家長。

但實地考察后,這位經營者又感到猶豫。“產品功能很多,符合我需要的很少。其實在我們看來,并不是功能越多越專業,而是越符合需求越專業。我們希望產品更加個性化、可切分,性價比更高。”

他嘗試就這些問題與一些廠商溝通,但廠商表示:“我們產品主要進校,不太做機構。”這更讓這位經營者倍感失望,“真是非常傲慢,不聽取意見。”

不只機構,許多學校也對功能多樣導致的產品的操作復雜深感抱怨。

“產品買來,打開一看太復雜了,自己弄不明白,企業又沒有使用培訓。”一位來自臨沂的公立校老師說,“想找人問問,全程能聯系到的只有銷售,找不到一個能把產品說明白的人。”

或許多少意識到了這一點,本屆裝備展,許多廠商開始改變“賣法”。

以智慧校園為例,一位廠商告訴芥末堆,自己逛展會的最大收獲,就是學到了賣東西的新方式。“這幾天深入聊了做得比較好的三家,發現他們不再拿規模當賣點,把所有功能打包賣,而是分模塊賣,按功能賣。”

數據、專利積累或成核心競爭力

至于未來,除了各家都在尋找場景積累數據外,還有一個趨勢是,展會上擁有軟件著作權和專利權的參展企業明顯增多。

根據官方統計,本屆裝備展全部參展企業共擁有9000多項軟件著作權和35000多項專利權。而這既是行業研發環境向好的信號,又是企業發展的機會與挑戰。

未來,或許會有越來越多的企業將數據和專利作為產品核心競爭力之一。而到那個時候,或許教育與技術、買方與賣方的磨合已經到另一個程度了。

www.lskiul.live true http://www.lskiul.live/seduzx/115563/317001927.html report 5681 為您提供全方面的重慶教育裝備展:熱鬧之外,同質化、教育屬性弱與進校難相關信息,根據用戶需求提供重慶教育裝備展:熱鬧之外,同質化、教育屬性弱與進校難最新最全信息,解決用戶的重慶教育裝備展:熱鬧之外,同質化、教育屬性弱與進校難需求,原標題:重慶教育裝備展:熱鬧之外,同質化、教育屬性弱與進校難圖為第76屆中國教育裝備展現場芥末堆9蛋5月28日報道“三天逛了三五十個展位,能記住的產品不超過五個。”“唯一覺得比較特別的,是一家說自己成本低、盈利快、不屬于校外培訓機構整治...
  • 猜你喜歡
  • 24小時熱文
  • 本周熱評
圖文推薦
  • 最新添加
  • 最熱文章
精彩推薦
讀過此文的還讀過
水果传奇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