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金興誼:我在“遠方”,回饋蘭大

來源:SOHU  [  作者:蘭州大學   ]  責編:楊麗  |  侵權/違法舉報

原標題:校友金興誼:我在“遠方”,回饋蘭大

2019年4月17日,我校醫療系81級校友、蘭州遠方藥業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遠方藥業公司”)董事長、甘肅遠方愛心基金會理事長金興誼與蘭州大學簽訂了向母校捐資5000萬的捐贈協議。這是迄今為止我校收到的史上最大一筆校友捐款。

建校110周年之際正逢雙一流建設的關鍵時刻,金興誼的這一筆捐款不僅是他用未來10年的承諾給母校110歲生日獻上的一份沉甸甸的大禮,而且是他關注教育事業、心系母校發展的實際舉措,更是他對自我價值最大化的不懈追求。

其實金興誼以捐款形式支持母校發展的舉動從10年之前就開始了。百年校慶的2009年當年,金興誼就給母校送上了“100”的心意:50萬元注入“緒紅—莊合助學基金”、25萬元支持校慶期間舉辦的“中外大學校長論壇”、5萬元支付百噸黃河源巨石的運輸安裝費、20萬元用于支持學校開展脫貧幫扶工作。

自此開始直至此次捐贈5000萬元之前,金興誼已累計向母校捐贈553萬元,金興誼也因此于2018年9月17日校慶當日被母校授予“公益大使”的稱號。而此次捐贈之后,金興誼也成為為我校捐款最多的校友。

于母校,金興誼是當之無愧的“公益大使”。

于社會,金興誼也未曾忘記企業家的“天賦”責任。遠方藥業公司成立20年來,金興誼自我價值的最大化不僅體現在公司這一物性的發展,更在于善良這一人性的升華。

1997年,金興誼從任教的蘭州大學藥學院辭職,1998年遠方藥業公司成立。

公司成立后不久,金興誼前往天水旅游。在景點的路邊懸掛著的一張張照片引起了金興誼的注意。照片中是一個個小至幾歲、大至十來歲的孩子,衣衫襤褸,灰頭土臉,場景不同,形態各異,但都有一汪汪清澈的眼睛,眼睛里散發出的光,純凈,透亮,這深深地感染了金興誼。

這些照片出自天水一位名叫王搏的紀實攝影師之手。王搏年少時因貧困輟學,1990年起便自發開展西部貧困兒童助學行動,自費紀實拍攝貧困兒童,以舉辦攝影展的形式現場為貧困兒童尋找“一對一”愛心資助人,“每人每年大約600元的學費,就可以讓這些孩子重返校園”。

金興誼當下開始資助其中的6名兒童。

進入21世紀,網絡時代的到來和與北京大學有關組織的合作,王搏善舉的影響力和知名度越來越大,“愛心·王搏計劃”隨之落地誕生。該平臺主要負責采訪挖掘失學兒童并發布到網站上,有意資助的愛心人士通過平臺與資助對象取得聯系。“愛心·王搏計劃”官方網站顯示,直至2006年,在該計劃的“牽線搭橋”下,約12860名貧困兒童得到了社會好心人士的幫助。

隨著我國普及九年義務教育力度越來越大,西部貧困兒童的入學問題基本得到了解決,大約從2006年開始,王搏將鏡頭轉向了與之有關的另一個群體——西部民辦教師——這一默默存在于西部鄉村、山村的低收入甚至無收入的弱勢群體。

無論是為貧困兒童尋找資助人,還是為民辦教師尋找幫助者,資金都是從資助者到被資助者的“一對一”的流動,“愛心·王搏計劃”并沒有從中受益,“這個平臺的運轉資金沒有穩固的來源,我就想如果有一天這個平臺運轉不下去了,那么為貧困兒童和民辦教師尋找愛心資助者的事情是不是就進行不下去了?

2009年,金興誼開始對“愛心·王搏計劃”進行支持,“我們將這個平臺納入我們公司,主要通過給志愿者支付工資、差旅費和承擔他們的活動經費的形式對平臺予以支持,在平臺的可持續發展中盡一點微薄之力”。

到目前為止,每年花費4萬余元,金興誼為該平臺已投入50萬元左右,而該平臺已幫助貧困兒童約5萬人、民辦教師幾百人。

如果說最初資助失學兒童是金興誼源于善良的偶然之舉,那么2014年啟動的對甘南合作藏族中學和甘南藏族孤兒學校的捐助項目,則毫無疑問是金興誼因于慈善的必然之選。

合作藏中的“善大使”

就在給母校捐贈5000萬元之后不久的5月26日,金興誼帶著20萬元再次來到了甘南合作藏族中學,來自迭部扎尕那的班代措、瑪曲的特丹卓瑪等100名牧區的貧困孩子,高興地從金興誼手中領到了1200元至2500元不等的善款。

這種場景出現在合作藏族中學已經有5年多了。從2014年開始,金興誼便從初一到高三的6個年級的每個年級中選出20名學生,對這120名學生視家庭條件不同予以每人每年1200元到2400元不等的連續性的資助,“如果畢業了,就從新入校的學生中再選出20名補上,一直維持在總人數120名的規模”。

每年1200元到2400元的額度使學生上學起碼不用為吃飯問題發愁分心,加上國家免除了學費、書本費和住宿費,這意味著貧困家庭的孩子能不能順利求學基本不受制于家庭的經濟狀況,免去了很多學生上學的后顧之憂。

這5年多來,金興誼到合作藏族中學的次數他自己已經記不清了,“總有十多次了”,資助人數達到了700多人次,資助金額達100多萬元,金興誼也成為該校全體師生和受益家庭心目中的“善大使”。

5月26日的捐贈儀式上,“善大使”又與合作藏族中學校長馬登明簽訂了新的捐助協議,從今年起,未來5年每年捐助100名藏區貧困孩子完成初中、高中學業。

合作藏族中學是1991年當地政府為解決周邊區縣貧困牧戶孩子上學問題而專門創建的一所寄宿制藏族完全中學,是國家級示范學校。在近些年的高考中,該校畢業生能包攬中央民族大學在甘肅省的招生計劃的三分之二以上,“有時候就僅僅一個名額沒被合作藏中拿下”。

取得如此傲人成績的因素有很多,但金興誼所捕捉到并看中的是學生們在艱苦條件下發奮讀書的韌勁,“合作藏中的學生絕大多數家庭經濟條件都不是太好,面對來自外界的壓力感和自卑感,他們內心更加煎熬,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讀書,也非常清楚唯有讀書上大學才是改變命運的唯一機會,所以格外刻苦努力,取得的成績也讓人不得不嘆服,你說這樣的學生我們怎能不資助?

“唯有讀書上大學才是改變命運的唯一機會”,多么熟悉的話語和心情,這不正是徘徊在40年前“農民金興誼”和“工人金興誼”心底的吶喊嗎?

財富的歸宿

與對合作藏族中學的資助同期開始的,還有對甘南孤兒學校的資助。

甘南孤兒學校是一位名叫華旦尖措的甘南藏族人自行籌措資金建立的學校,專門為甘南的藏族孤兒提供上學機會,這無疑是一件利民惠民的好事。但由于資金短缺,孤兒學校的運轉較為艱難。

2014年金興誼了解到這一情況后,毫不猶豫地伸出援助之手,設立專項對孤兒學校進行資助,每年投入10余萬。

同樣是因為國家九年義務教育政策在西部地區的力度加大,孤兒學校的發展慢慢步入正軌,“對民間資金的需求沒有那么強烈了”,在4年間支持了近50萬元后,2018年金興誼停止了對孤兒學校的捐助,“我們應該去挖掘其他需要民間資金的地方,然后把資金投向那里”。

資金流向何處,是每一位企業家必須思考的問題。金興誼認為,除了投資和生活必須的資金,其余超出自身消費能力的財富都是沒有意義的,“擔當社會責任是企業家的‘天賦’責任,一旦財富超出了財富創造者的駕馭能力,就要為它找一個更有意義的出口,回饋社會比選擇安逸的生活更有意義”。

為自己尋找一個回饋社會的平臺、為這部分“沒有意義”的財富尋找一個更有意義的去處,是金興誼孜孜以求的目標。遠方藥業公司甚至于2015年成立了甘肅遠方愛心基金會,金興誼任基金會理事長,此后,金興誼無論是對社會的、還是對母校的慈善公益行為都依托甘肅遠方愛心基金會開展。

作家畢淑敏在《孝心無價》一文中有言:“父母在,人生尚有來處,父母去,人生只剩歸途”,對年近60的金興誼來說,人生的來處只剩下給予其精神食糧的母校了,“更何況母校是培養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的地方”,自然便將母校這一精神家園視作踐行社會責任的最佳平臺。

2009年借著母校百年校慶的機會,在遠方藥業公司成立10年剛過的時候,金興誼向母校分四次捐資100萬,拉開了支持母校發展的大幕。

在這之后的10年間,金興誼多次向母校這位“百歲老人”行實實在在的反哺之舉,僅是此次捐資5000萬元,其中3000萬用于管理學院一流學科建設、1100萬用于支持大學生綜合素質提升、900萬元用于110周年校慶及學校事業發展,就體現出金興誼對母校即將迎來的雙一流中期評估和第五輪學科評估的高度關注。

在金興誼心目中,母校是自己的精神家園,江隆基老校長則是母校的精神財富。

2018年一次偶然的機會,金興誼得知為向學校110周年校慶獻禮,蘭州大學大學生話劇團(于2018年9月1日正式更名為蘭州大學若水話劇社)正在重新編排和再創作紀念江隆基老校長的話劇《江隆基——從北大到蘭大》,但因為資金短缺,編排工作陷入困局。

“江隆基老校長的精神必須弘揚出來,傳承下去”,金興誼當即“雪中送炭”,對話劇團給予了10年共計500萬元的資助,話劇的編排工作才得以順利進行。

《江隆基——從北大到蘭大》是大學生話劇團于2015年編排的原創話劇,當年的演出就引起了較大的社會反響,曾獲甘肅校園戲劇節最高獎項“最佳綜合劇目獎”。

重新編排和再創作后的《江隆基——從北大到蘭大》更名為《歲月有痕》,其故事情節更加充實,舞美設計更加優美,演出技巧更加精湛,于2018年10月20日晚在北京大學百周年紀念講堂專場演出,獲得了到場觀看的北大和蘭大師生、校友、社會人士的一致好評。

同為藝術類社團組織,金興誼對若水話劇社的支持源于偶然,對遠方合唱團則是“從頭操辦”,故而合唱團取名“遠方”。

2016年4月26日,金興誼向我校捐贈100萬元,其中20萬作為配套資金支持“童享計劃——偏遠少數民族地區兒童成長關懷社工服務行動”,80萬則用于支持組建蘭州大學遠方合唱團。

2016年6月,由蘭州大學團委和藝術學院共建的蘭州大學遠方合唱團正式成立。

作為我校唯一一支校級并具有較強專業性與特色性的學生合唱團體,合唱團成立之初便由來自我校不同專業、不同年級、不同培養層次的100名合唱愛好者組成,隨著合唱團的不斷發展,不僅人數擴充到了目前的百余人,而且于2017年秋季學期成立了城關校區分團。

成立3年多來,遠方合唱團先后排演了《長征組歌》《黃河大合唱》《在那遙遠的地方》《詠梅》等一系列高水平藝術作品,于2017年10月從全國140余支合唱團中脫穎而出,榮獲第十四屆中國合唱藝術節金獎;于2018年4月參加第五屆全國大學生藝術展演時榮獲聲樂類展演一等獎,朗誦《師說》榮獲戲劇、朗誦類展演三等獎。

對于遠方合唱團取得的成績,金興誼稱之為“意外收獲”,他說:“我支持成立遠方合唱團的初衷只是提升大學生的音樂素養和綜合素質”。

“志青春”支教 大學生責任

在他看來,雙一流高校培養的大學生應該是綜合素質高、社會責任強、做事能力硬的“金字塔尖”,而要想成為一個名符其實的“金字塔尖”,必須要有遠大的志向、獨立的精神、責任擔當和家國情懷。

金興誼的這一希望,正好與管理學院大學生領導力與社會責任發展中心開展的“大學生領導力與社會責任示范研修班”項目的培養目標不謀而合。

該項目作為我校大學生課外實踐能力提升的示范性項目,以素質教育為基礎,以培養大學生領導力和社會責任為主線,以培養一批有著出色領導力和強烈社會責任感的優秀大學生為目標,于2014年面向全校在校本科生招收了30名優秀學生,組建了第一期大學生領導力與社會責任示范研修班。

金興誼受邀參加了2017年6月24日舉行的研修班第二期結業典禮暨第三期開班儀式。儀式上,他分享了自己的創業歷程,從民營企業家的角度闡述了領導力和社會責任的內涵,希望學員們能夠多接觸社會,通過實踐來發現社會問題,通過解決社會問題來提升領導力,并表達了捐資研修班的意愿。

半年之后的12月27日,金興誼向母校捐贈108萬元,用于支持管理學院大學生領導力與社會責任示范研修班和研究生支教團等。

對研究生支教團的支持,一方面仍然體現著金興誼對大學生綜合能力的高標準和高希冀,另一方面則是因著他自己的“支教歲月”的青春情懷。

1986年6月,金興誼本科畢業留校任教,10月即被抽調前往隴南市宕昌一中支教。

在這支教的一年間,除了每周六晚上看看宕昌一中唯一的一臺黑白電視機,平常沒有任何的娛樂活動。課余,金興誼做的最多的就是閱讀自己喜歡的物理、地理、天文、哲學等領域的書籍,再就是爬上學校后面的山坡,躺在山上思考人生。

夜空明亮澄澈,周圍安靜到死寂,在金興誼的腦海中來來回回“游走”的只有一句話:“我這輩子要怎樣度過?

其實40年前的“農民金興誼”和“工人金興誼”就反復思考過這個問題,當時的答案很明確:“唯有讀書上大學才是改變命運的唯一機會”,不同的是現而今大學已經畢業。一年的支教期限結束后就將回到學校終身為教,曾經大學教師確實是金興誼心中神往的職業,但現在,怎么有點恍惚了呢?

金興誼不斷地思考著這個問題。

出生于1961年的金興誼,上小學至中學期間正值文革時代,“基本沒學到什么東西”,1976年年底高中畢業時甚至連硫酸、鹽酸等基本的化學分子式都不會寫,1977年初便到永靖縣三原鄉下鄉了。

冬天早上六點半,拉著架子車,扛著鎬頭鐵锨,金興誼和其他人就出門了,平整土地,開發梯田,直到晚上天黑透了才回來。鎬頭掄向凍的硬邦邦的土地,虎口屢屢被震裂。每天一個工分只值5分錢,但這并不夠每天吃飽肚子。

“我這輩子要怎樣度過呢?就甘心做一輩子農民嗎?

恢復高考的消息如一束強光穿透迷霧照進了當時很多年輕人的心扉,金興誼也不例外,這輩子怎么過的問題很快便有了答案。

于是白天在山坡田間鋤地耕田,晚上在煤油燈下徹夜苦讀,金興誼開始備戰高考,“所以那時候特別盼望下雨,下雨了不能干活,就能有更多時間學習了”。即使是1980年到電廠做電工期間,金興誼也沒有放松過學習。

就這樣,用了3年左右的時間,補上了前面10年欠下的功課,1981年通過高考預考、參加正式高考,作為班里考上本科的兩人之一,金興誼順利考入原蘭州醫學院醫療系,“考得最好的居然就是化學”。

原本有志于理工科的金興誼對醫學其實并不十分感興趣,“需要死記硬背的東西太多了,這個不是很適合我”,但在當時普遍珍惜上大學機會的濃厚的學習氛圍下,前兩年里他也總能考得全年級近300人中前十名的成績并獲評學習標兵。

慢慢地,金興誼把更多的精力轉向涉獵更多的知識,常常在天文地理物理等知識的海洋里徜徉,常常與盧梭薩特佛洛依德“對話”,《鋼鐵是怎樣煉成的》更是床頭必讀。

金興誼尤其喜歡天文,天文里時間的概念讓他感受到了個體人的滄海一粟,感受到了人的一生的轉瞬即逝,如何將短暫的一生過得有意義,又成為金興誼反復思考的問題。

1986年本科畢業,20余人被挑選留校工作,金興誼成為其中之一,講授《病理生理學》一課。

從最初對大學教師這個職業的神往,到漸漸發現它其實并不適合自己,繼而到對創業經商產生興趣,再到徹底放棄大學教師這一職業,金興誼用了11年的時間。

1997年,金興誼正式辭職下海。

1998年,遠方藥業公司成立。

2019年五一假期,金興誼來到了中國革命的轉折點——遵義,參觀遵義會議會址,沿著赤水河谷行進,有感而發寫下如下文字并發到了遠方藥業公司黨支部的微信群里:

今天是“五四”運動一百周年,借五一小長假,來到中國革命轉折點——遵義,隨后沿著赤水河谷行進,領略偉人毛澤東的軍事藝術才華。四渡赤水是毛澤東軍事指揮的得意經典之作,當年的紅軍將士,轉戰于深山河谷之間,經歷著千難萬險,與敵廝殺斡旋于赤水兩岸。毛澤東將孫子兵法用到了極致,用“蒙太奇”的手法,指揮紅軍將士穿梭于敵重兵圍堵之縫隙,紅軍兩渡赤水,出其不意再克遵義城;奇兵二次兩渡赤水,聲東擊西,飛渡烏江天險;調虎離山,擺脫敵軍圍追堵截,直抵金沙江畔。當年,在赤水河兩岸,數以千計的紅軍將士,用生命和鮮血譜寫了他們生命中最為壯麗的詩篇。今天,一代代青年奮斗者,他們傳承著五四之精神,不負青春,不負使命,在赤水河谷,架起一道道彩虹;在崇山峻嶺,筑起一條條高速,使赤水河谷與世界相連。令人意外的是,赤水河谷有許許多多,格外鮮艷奪目的三角梅,它們在河谷、在山澗怒放著生命!原來它們是被年輕的紅軍戰士的鮮血所染紅,原來它們在替紅軍戰士怒放著年輕的生命,原來它們在陪伴著當下青年一同實現偉大的中國夢!

在金興誼看來,2019年不僅是醫藥行業的低谷期,也是遠方藥業的轉折點,之所以選擇在這個特殊的時候前往紅色圣地,就是想再次感受中國革命的波瀾壯闊,再次領悟革命先烈的崇高精神,激勵自己和團隊不斷奮斗,“咱們校慶提出的堅守奮斗的主題我覺得特別好,我還要再奮斗至少10年,這樣才能兌現對母校的承諾。過段時間要帶我們支部的黨員們再去一次遵義,讓大家都接受紅色文化的洗禮”。

金興誼并不是遠方藥業公司黨支部的支部書記,但他一直以來高度重視支部建設和黨員教育工作,“公司的黨員一定得是業務骨干,是要能發揮先鋒模范帶頭作用的,當然我自己就要首先發揮好示范引領作用”。

為提升個人理論水平、做好支部工作,金興誼養成了每日必看報紙的習慣,在他辦公室里顯眼的位置擺著一個報刊架,上面滿滿地放著近期的各類報紙,《甘肅日報》、《蘭州日報》等更是擺在辦公桌上,“報紙上涉及國家大政方針、大事要事以及我們行業相關的文章我都會精讀,其他的根據興趣選擇性地讀,有時候忙的實在顧不上讀的時候,我會把那期報紙留下,后面抽時間也一定會讀掉的,你看這幾份就是這兩天積壓下來的”。即使這樣,金興誼依然擔心自己做不好支部工作,便為公司聘請了一位退休以前從事相關工作的同志來公司做專職的黨支部書記。

遠方藥業公司黨支部成立于2017年,現有黨員20余人,占到公司總人數的近20%,“這里還有一個小插曲,我的組織關系當時要轉入公司黨支部的時候,給咱們學校黨組織補交了十萬五千元的黨費,應該是咱們學校收到的個人單筆最多的黨費吧。

1986年本科畢業前夕,金興誼與另外兩三名同學一起成為同級同學中的首批黨員,入黨介紹人是曾給金興誼所在班級講授了一學年《中國革命史》的王英老師和年級主任范生耀老師。

在金興誼心目中,《中國革命史》是對自己思想的啟蒙,王老師就是自己人生的啟蒙老師,“對王老師更多是感恩吧”,加上王老師的兒子因車禍導致殘疾,多年來金興誼一直保持著每年教師節看望王老師的習慣,從未中斷。有一年教師節正逢中秋節,金興誼帶著月餅鮮花前往看望,隨手拍的幾張照片發到朋友圈里,得到了很多人的點贊關注。

金興誼無時無刻不在感恩:感恩父母賦予我們生命,感恩時代賦予我們機遇,感恩社會賦予我們成長,感恩生活賦予我們激情,感恩大家賦予遠方未來。

“我要將感恩這種企業文化植進我們團隊每一個人的內心深處”。

遠方文化

在遠方藥業公司成立之前,金興誼曾查詢搜集民營企業的有關信息,注意到“那時候民營企業的生存時間普遍就是兩三年,我們要做成優秀的民營企業,首先就要方向正確,經營持久”。

公司成立幾年后,金興誼不僅推動成立了專門負責企業文化建設的部門,還親自設計了公司的logo:由“遠方”的首字母“y”和“f”的小寫花體組合而成,外圍圓圈未完全閉合,像巨龍騰飛,又似黃河九曲,未封閉的口子既是開放的胸懷,又是廣闊的視野。

對團隊,金興誼設定了團隊的價值觀:挑戰人生,回饋社會,簡單做人,機智做事。最終實現讓遠方團隊的每一位成員能夠擁有一份有尊嚴的職業,拿一份有尊嚴的薪水,過一種有尊嚴的生活。

對公司,金興誼也有公司層面的價值追求:擔當責任,傳遞價值,主動納稅,提供就業崗位,配合政府完成醫改,服務人類健康生活,做一個受行業、受社會尊敬的企業。

如今,在甘肅省360多家醫藥企業中,遠方藥業公司占據了甘肅省10%的份額,金興誼的目標瞄準了40%,“還有三倍的空間需要我們去努力,去奮斗”。

奮斗,創造價值,回饋社會,再奮斗,再創造價值,再回饋社會……這個良性循環,就和金興誼的公司名稱一樣,無限延伸,無限上升。

擴展閱讀

母校情,不只5000萬

內容來源| 《蘭州大學報》總第938期

文字 | 任妍 李蕾 常樂 錢巧英

圖片|受訪者提供

編輯 | 糜佳琪

責任編輯 |譚紫瑩

主編 | 肖坤

www.lskiul.live true http://www.lskiul.live/seduzx/407284/324658085.html report 12373 為您提供全方面的校友金興誼:我在“遠方”,回饋蘭大相關信息,根據用戶需求提供校友金興誼:我在“遠方”,回饋蘭大最新最全信息,解決用戶的校友金興誼:我在“遠方”,回饋蘭大需求,原標題:校友金興誼:我在“遠方”,回饋蘭大2019年4月17日,我校醫療系81級校友、蘭州遠方藥業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遠方藥業公司”)董事長、甘肅遠方愛心基金會理事長金興誼與蘭州大學簽訂了向母校捐資5000萬的捐贈協議。這是迄今為止我校收到的史上最大一筆校友捐...
  • 猜你喜歡
  • 24小時熱文
  • 本周熱評
圖文推薦
  • 最新添加
  • 最熱文章
精彩推薦
讀過此文的還讀過
水果传奇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