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創】城鎮化進程中農民工就業穩定性及工資差距——基于分位數回歸的分析

來源:SOHU  [  作者:中國經濟學人   ]  責編:王強  |  侵權/違法舉報

原標題:【原創】城鎮化進程中農民工就業穩定性及工資差距——基于分位數回歸的分析

劉柏惠1 寇恩惠2

(1. 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2. 中央財經大學稅務學院)

摘要:在我國城鄉統籌加速發展的背景下,本文對農民工短工化以及由此導致的工資差距展開分析。在修正勞動參與和短工化的樣本選擇問題基礎上,使用分位數回歸方法估計農民工工資函數,并且使用MM方法對短期和長期農民工的工資差距進行分解。實證結果顯示,高學歷、有培訓經歷、在本地以及通過親緣關系和正規勞動力市場尋找工作的人,獲得長期合同的可能性較高;地區和教育對農民工工資的貢獻較大;兩種合同類型的農民工在工資分布的底端存在較大差距,農民工的工資差距存在粘性地板效應。這些結論對于促進農民工穩定就業,提高收入分配公平程度,加快城鎮化進程,平衡區域間發展等方面的政策制定都有重要的借鑒意義。

關鍵詞 農民工;工資差距;分位數回歸; 粘性地板效應

JEL: J31, J41

在我國著力推進城鎮化發展的背景下,農民工作為過渡人口群體,其穩定就業對實現經濟和社會的平穩轉型具有重要作用。但目前,農民工中出現了日益顯著的用工荒和短工化問題。在中國住戶收入調查CHIPs調查對“您第一次離開農村老家的原因”的回答中,與以往農民工不同,新生代農民外出打工以增加收入為目的的僅占29%,其他的主要原因還有:家鄉沒有發展機會,不愿過那樣的生活(22.62%);出來見點世面,為以后積累經驗(20.15%)。新一代的農民工沒有為家庭增加收入的壓力,有更多心理和精神上的訴求,往往通過快速的工作流動來實現自己的想法。這在問卷中對第一次辭職原因的回答中表現得更為明顯,超過91%的農民工因為對用工單位條件不滿意而選擇主動辭職,被動辭職的僅占9%。

農民工短期化會帶來一系列經濟和社會問題。從微觀層面講,企業沒有動力為短期農民工提供培訓,不利于農民工自身人力資本存量提升,使其難以得到晉升機會和較高報酬,導致農民工的短工化行為進一步加強,這種惡性循環最終會降低企業運行績效和產品質量,不利于企業綜合競爭力提升。從宏觀層面講,這種用人上的短期化行為不利于地區和國家的產業結構升級,也不利于縮小收入差距。研究農民工短期化的特點和原因,以及相應的工資效應,能夠為緩解以上問題提供線索,具有深刻的現實意義。

目前,已有大量與農村和城市發展、農民工與城市居民收入差距有關的文獻,如謝嗣勝和姚先國(2006),鄧曲恒(2007),邢春冰(2008),邢春冰和羅楚良(2009)等。而關于農民工內部工資差異的文獻還不多見,僅集中在農民工性別工資差異上,如Meng(1998),Liu、Meng和Zhang(2000),Scot Rozelle等(2002),梁吉娜(2009),李實和楊修娜(2010)等。研究農民工內部就業穩定性的工資效應的僅有黃乾(2009),但是該文獻僅分析了條件均值下的工資差異,忽略了工資分布頂端和尾部的工資差距,也沒有考慮就業穩定性的內生性。關注不同合同類型員工收入差距的文章是孫睿君、李子奈(2010),該文章對不同勞動合同人員的工資差異進行了分解,發現長期勞動合同工的工資比短期勞動合同工低42.184%,比無勞動合同員工高29.16%。

展開全文

在以上研究的基礎上,本文使用分位回歸模型來考察我國農民工中短期工和長期工之間工資結構的不同和工資差距的異質性,分析外來短期務工人員是否面臨玻璃天花板效應或粘性地板效應,通過對實證結果的分析,可以從更廣的角度了解短期工所受到的工資歧視,從而制定更有針對性的就業政策。與標準的OLS方法不同,分位回歸模型(Quantile Regression,以下簡稱 QR)更為靈活,可以進一步發現工資分布的位置、規模和形狀,有效地處理非正態分布誤差,實現對因變量異常值更為穩健的參數估計。同時,我們還采用了Buchinsky(1998,2001)方法的變型來解決工資方程的就業和合同內生性問題。為了研究工資溢酬,我們采用比傳統Blinder-Oaxaca更精確的Machado-Mata(以下簡稱MM)分解方法,實現了對工資差距在每個分位數的分解。

相對于已有文獻,本文的貢獻主要體現在以下兩個方面:首先,使用分位數回歸和MM分解方法,從整體工資分布上對農民工短期工和長期工的工資差距進行了分析;其次,分析過程中同時控制了參與勞動力市場和合同類型兩方面的自選擇問題,使估計結果更加精確。

為了研究工資報酬在工資分布不同點的差別,我們使用分位回歸模型來分析合同類型和其他個人特征對工資分布的影響。線性回歸模型一般關注于平均效應,把每個變量的影響當作簡單的“位置移動”(Location shift ,Melly,2005)。分位回歸模型作為OLS的擴展,把條件分位回歸描述為可觀察到的異質性的線性方程,對條件工資分布提供了更為詳盡的描述。

我們把本文需要估計的人力資本工資設定為(1)式,

從戶口所在地看,本縣市的農民工務工合同長期化程度較高,工作更穩定。從工作獲得方式來看,通過職業介紹所、政府組織,以及通過強關系找到的工作穩定性更強,而通過弱關系所得到工作的穩定性較差。這與翟學偉(2003)的結論類似。女性獲得長期合同的概率小于男性,這可能是因為女性在農村的角色決定其要擔任主內的家庭幫工,也可能是源于企業對女性的歧視。是否參加過培訓對農民工獲得長期工作的概率有顯著正向影響,為了留住這部分高技術工人,大多企業愿意提供長期合同。受教育水平也是農民工獲取穩定就業機會的重要影響因素,以小學及以下教育水平的農民工為參照組,初中、高中、技校、本科及以上教育程度的農民工獲得長期合同的機會大大增加,并且學歷越高,獲得長期工作的概率越大。提高農民工的正規教育水平,并為已就業農民工提供更多的職業教育,可使農民工的就業穩定化。從年齡上來看,與21歲及以下的農民工相比,22-40歲的農民工穩定就業的機會更大,41-60歲的農民工獲取穩定工作的機會較低。這說明我國聘用農民工的企業對體力要求較高,“干中學”得到的經驗并不是企業聘用時考慮的主要因素,這也反映了我國絕大多數農民工仍然從業于勞動密集型行業,大部分工作是簡單的重復性作業,技術含量較低。從職業來看,與生產技術工人相比,管理人員的工作傾向于長期化,服務業人員的工作也比較穩定,但是建筑工人多為短期工,這與職業性質有關,建筑工程多為項目制,項目一結束,農民工離去的也比較多。

我們對工資的分位回歸結果如表4和表5所示。就性別而言,存在顯著的性別工資歧視,這與李實和楊修娜(2010)的發現一致,我們進一步發現,在工資分布頂端性別歧視更為嚴重,長期工和短期工都存在這種現象,并且短期工的歧視程度高于長期工。另外,長期工和短期工的工資隨經驗的增加而增加,且增加速度速逐漸減小,但長期工經驗回報率高于短期工。

在不同的分位數上,已婚并不存在收入優勢,婚姻溢酬在農民工中不明顯,這可能是因為農民工群體主要由單身進城務工農民或未婚年輕人組成,婚姻無法對其行為選擇造成明顯影響。在教育水平上,以小學為參照組,大學及以上、職業技術學院、高中、初中的工資都較高,并且隨著學歷的提高,學歷的回報率也在增加,同時,參加培訓對農民工的工資也有促進作用。在年齡上,我們以16-21歲作為參照組,長期工和短期工存在明顯的不同,在長期工的低收入階段參照組有明顯的收入優勢,而在高收入階段,高年齡收入較高。但在短期工中,青年人都集中在高收入階段,中年人集中在低收入階段,老年人在整個收入分布中比例都較低。

在對企業規模對工資影響的分析中,我們把5人以下的企業作為對照組,6至20人規模的企業隨著分位數的增加,長期工的工工資收入差距逐漸由10分位數的0.133,單調遞減為90分位-0.222,短期工的這種趨勢更為明顯。其他企業與參照組的工資差距也是隨著收入增加而單調遞減。這說明在低收入階段,越大規模企業的農民工收入越高,而在高收入階段,越大規模企業的農民工收入卻越低。總體來講,隨著企業規模的增大,工資回報也隨之增加。

在區域差異上,以武漢為參照組,中西部的城市如合肥、鄭州、洛陽、蚌埠和重慶的工資都低于武漢,而東部的城市除了東莞之外,廣州、深圳、上海、南京、無錫、寧波的工資都顯著高于武漢,這說明農民工的工資存在顯著的地區域差異,東部城市的工資明顯高于中西部城市。

就職業來講,我們把生產工人作為參照組,在10分位數上,長期合同工的管理人員高于生產工人4.32%,而在90分位數增加了15.3%,因此隨著收入等級的提高,長期工的管理人員與生產工人的工資差距在拉大,短期合同類型管理人員的工資雖然也高于生產工人,但是大部分不顯著。建筑工人的工資在整個工資分布上也高于生產工人,其中,在長期工中,建筑工人在中分位數的工資較高,在分布的兩端差距較小,而短期工在收入的頂端工資差距較大,且顯著。從事服務業的農民工工資卻低于生產工人,在整個工資分布上,兩者的長期工也是在中間的分位數差距較大,而短期工在工資分布的頂端差距較大。

從本模型的自變量來看,無論是長期工還是短期工,教育和區域的參數較大,說明農民工內部之間的差距主要是由教育和區域造成的。另外,勞動參與選擇誤差調整項的系數并不顯著,說明本模型中勞動力是否參與勞動力市場對模型的結果影響不大,然而合同類型選擇調整項的系數在長期工的90分位數是顯著的,因此我們在下面的工資差距分解中,加入了此因素。我們同樣對公式(5)中k=2也進行了回歸(由于版面限制,具體回歸結果可向作者索要),發現誤差調整項的平方項不顯著,因此我們主要分析k=1的回歸結果。

為推動城鎮化發展,促進農民市民化,必須破除城鄉二元化的戶籍制度,然而戶籍制度的改革是一項長期工作,需要逐步推進。從目前看,改善農民工就業短期化的局面,使農民工就業趨于穩定化和長期化成為漸進改革的一種途徑。

從本文對農民工短期化的分析結果看,本地農民工工作更穩定,合同長期化明顯較高,通過親緣關系和正規勞動力市場更容易獲得長期性的工作,教育和培訓也有利于農民工獲得穩定的工作。在工資回歸結果中,農民工存在性別工資差異,隨著學歷的提高,教育的工資回報率增加,參加培訓對農民工的工資有促進作用,長期工經驗回報率高于短期工。此外,東部城市農民工的工資都顯著高于中西部城市,存在顯著的區域差異。在工資分解的實證結果中,我們發現短期農民工與長期農民工之間工資差距在收入的底端相對較大,短期農民工在工資分布的底端受到的工資歧視要大于收入的頂端,即存在粘性地板效應。

綜合以上各項結論可以看出,在加快城鄉一體化發展的過程中,要著力建設區域中心城市,在產業結構調整過程中通過產業內部的再分工創造更多的就業機會,并吸納當地農民參與到這個過程中來,實現農民的“就地轉化”,這是促進農民工穩定就業,并由此推動城鎮化發展的可行路徑。作為配套措施,要促進農民工教育水平的進一步提升,為農民工提供更為豐富的培訓資源,同時進一步完善勞動力就業服務市場,幫助農民工實現穩定就業。在農民工收入分配政策的制定中,為了平衡農民工內部工資差異,應該更多地關注于收入分布的底端,加大最低工資法的執行力度,增強最低工資制度的遵循程度,改善農民工在收入分配底端的工資收入差距。促進建立類似工會的農民工聯合組織,讓農民工不必擔心失業,改善農民工的談判地位,增加農民工的收入。

www.lskiul.live true http://www.lskiul.live/seduzx/673573/324287989.html report 7379 為您提供全方面的【原創】城鎮化進程中農民工就業穩定性及工資差距——基于分位數回歸的分析相關信息,根據用戶需求提供【原創】城鎮化進程中農民工就業穩定性及工資差距——基于分位數回歸的分析最新最全信息,解決用戶的【原創】城鎮化進程中農民工就業穩定性及工資差距——基于分位數回歸的分析需求,原標題:【原創】城鎮化進程中農民工就業穩定性及工資差距——基于分位數回歸的分析劉柏惠1寇恩惠2(1.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2.中央財經大學稅務學院)摘要:在我國城鄉統籌加速發展的背景下,本文對農民工短工化以及由此導致...
  • 猜你喜歡
  • 24小時熱文
  • 本周熱評
圖文推薦
  • 最新添加
  • 最熱文章
精彩推薦
讀過此文的還讀過
水果传奇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