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畢業記憶(中)

來源:SOHU  [  作者:趙廉慧的信托法研究   ]  責編:王強  |  侵權/違法舉報

原標題:我的畢業記憶(中)

(不記錄,無記憶。圖為孩子小學畢業典禮的教堂)

5

我的大學錄取通知(第一批)早早下來,沒有帶給我喜悅,卻給了我人生第一次印象深刻的打擊。

由于是盲報(所謂盲報,就是指成績沒有出來,根據自己的估分報學校,想想當時的教育主管部門都對我們做了什么吧!),我以超出重點線不少的分數,被本省的一所師范學院錄取。

怎么進城領的通知書我都記不得了,唯一能清楚地記得的是,我從高中的一個窗口拿到錄取通知書的時候,坐在一旁的校長夏文獻老師(也是我高一的語文老師)嘆了一口氣說:文科第一名,師院,唉。

我至今還能記起他說這句話的語氣。

回到家,幾天不思餐飯。感覺夢想中的人生離自己越來越遠。

家人雖然也替我惋惜,但是在90年代初,考上本科已經算不錯的了。他們也不能理解我為什么像落榜一樣沮喪低落。

大部分假期,都在迷茫中度過。直到后來兩位師院的師兄來訪,鼓勵我繼續奮斗,我才又重新振作起來。

高中離校前去看了一下高三的班主任劉老師和高一的班主任翟老師。

翟老師是我們高二分科前的班主任,非常好的物理老師。對于一個文科生來說,我的理科從來都只能用“渣”來形容。但是他從來都是鼓勵我,即使我的物理從來超不過70分,數學很少考及格,他仍然認為我是一個“苗子”。

高三班主任劉老師是一位和善的女老師。但許多同學至今仍然能感受到她在同學們背后看過來的令人“骨寒”的目光。可能是因為我的英語成績特別好(限于各種考試),劉老師對我特別寬容,她認為我找到了自己的學習方法,授予我種種特權,比如可以不上早自習,可以逃課等等。我當時很后悔沒有聽她的建議去考某著名外院。她的判斷是很準確的,按我當時的成績,肯定能被該外院錄取。

入大學后才從我們系主任的口中得知,我們學院的前任院長到省教委任職,為了幫老東家招到幾個“好苗子”,把師院提為第一批錄取(至今我也不相信,省教委領導有這么大的權力?)。當系主任在迎新會上握著我們的手說,“同學們,可把你們盼來了”的時候,我的心中五味雜陳。

(網上搜索的我大學校園,和當年已經大不一樣)

6.

所以,大學對于我而言就是高考的延續,就是研究生預備班。

考研的經歷,我曾經寫過《我的考研簡史》,不嫌棄的可以看一看。

人生的奇妙就在于,很多年以后,你可以笑著談起當初不堪的過往。

不太記得大學畢業有沒有畢業典禮,只記得畢業的時候英美文學老師劉辰誕教授給我們的臨別贈言。第一句話,永遠別忘了你是學外語專業的,情愿不情愿,烙印已經打下,要善用這個經歷;第二句,終生學習,在集體中學習(我猜他說的意思是在交流中學習)。

劉老師是我大學階段為數不多具有學者氣質的幾位老師之一,他放著系主任不做,就想做一個學者。他的話我一直牢記在心。

畢業的時候,吃了多場散伙飯,倒很少有人眼淚漣漣。

最后還是送別了一個同學。我坐著10路車返回學校,手抓扶手,不覺淚流滿面。

仿佛我的青春全部被人搶走。

幾乎沒有同學在學校了,該到的錄取通知書遲遲沒有到。一直等到七月中旬,我給人大研招辦打了個電話(在那個電話稀少的年代,我如何成功地打了這個電話,今天一直是個迷),讓把錄取通知書寄回我家,才一個人離校。

遲到的喜悅好像美麗的雪花慢慢化掉,已經不值得慶祝。

我成長為一個沒有儀式感的人不是無緣無故的。

7.

研究生畢業。

小學時期就立下雄心壯志,要當大學教授,當教授要有點學問,還要有代表學問的博士學位,所以很早就決定要考博。

之所以如此早立下如此雄心壯志,還是受父親的“誤導”。上世紀八十年代初,哥哥考上大學,父親送哥哥到外地上大學之前告訴我們,大學教授很受人尊重,研究有大群助手,出入有專車接送。對于連汽車長啥樣兒都不知道的六七歲農村兒童而言,“專車接送”無疑是一個非常有吸引力的描述。

當了大學教師才知道,父親對大學教授生活的描述也就是個傳說。估計他是把他讀過的民國時期大學教授境遇移植到了當今。

在某年參評教授的答辯會上,我向職稱評定委員會的各位尊敬的委員講述了這個故事,大家善意地哄笑一陣。

考完博士,不知道哪里來的自信,沒有找工作,沒有投簡歷。整日精心構想自己的學術研究計劃。

最后當老師說今年由于某種原因不能錄取的時候,我整個蒙了。

我當天就找了一個國有企業簽了協議,剩下的整個畢業季以及之后的假期,都在恍惚中度過。

在這一段時間中,我看了之前從來沒有看過的幾乎全部金庸小說。之前從來不看這種通俗的小說,算是補課了。

畢業典禮、畢業合影,好像都沒有參加。

只記得和老師一起吃飯,不能喝酒的我,幾乎喝醉了。

畢業的記憶只剩下校園樹影婆娑,陽光刺眼。

離校后,坐著320路公交車去北京西站,一路上我惆悵滿懷,似乎要永遠離開這個我學習了三年的城市。

(研究生時期的宿舍)

8.

讀博士之前在某大國企工作的一年,就是在混社會啊。這極大鍛煉了我的心性。

當勝利從該國企逃出,到學校報到后打開簡陋的宿舍門,在學校配給的書桌前坐下,我長舒了一口氣:終于又有了一張屬于自己的書桌。

人生的真相在于,沒有磨難,人不會珍惜自己的生活。

而愉快的生活總是過的很快。

轉眼畢業。記得印了十份簡歷,最終投出了兩份。在楊老師的推薦下,很快就確定了留校任教,可以說實現了自己的夢想。

博士論文答辯卻趕上了“非典時期”。

一師妹用當時像素不高的手機拍了一段我答辯的視頻,才第一次發現我是如此“耿直”。幾乎每一個老師提的問題,我都梗著脖子辯駁,試圖讓老師們接受我關于“財產權”的宏大框架。

年少輕狂。

好在老師們大都非常寬容,笑呵呵地任由我這個愣頭青自我賣弄,最后還是放我一馬。

師妹把視頻傳給了我,我自己都沒有興趣保存自己的表演。

畢業季發生了很多事。

最大的事情是結了婚,之后趕在北京封閉之前把太太送回老家的安全地帶,獨自在校園里體驗了兩個月漫長而輕松的帶有末世感的生活。

畢業典禮上,我第一次穿上并不美觀的博士學位服。在人聲嘈雜的畢業典禮現場,我給父親打了個電話。他就說了五個字:“畢業了?好啊”。

我相信父親其實很激動。

因留校工作,很快就開始到辦公室值班了。

似乎沒有離別的傷感。

繁忙的人生開始了。哪里顧得上傷感?

(博士宿舍)

歡迎訂閱趙廉慧教授高端嚴肅不媚俗的信托法研究公眾號trustlawinchina。

www.lskiul.live true http://www.lskiul.live/seduzx/690952/324659563.html report 3765 為您提供全方面的我的畢業記憶(中)相關信息,根據用戶需求提供我的畢業記憶(中)最新最全信息,解決用戶的我的畢業記憶(中)需求,原標題:我的畢業記憶(中)(不記錄,無記憶。圖為孩子小學畢業典禮的教堂)5我的大學錄取通知(第一批)早早下來,沒有帶給我喜悅,卻給了我人生第一次印象深刻的打擊。由于是盲報(所謂盲報,就是指成績沒有出來,根據自己的估分報學校,想想當時的教育主管部門都對我們做...
  • 猜你喜歡
  • 24小時熱文
  • 本周熱評
圖文推薦
  • 最新添加
  • 最熱文章
精彩推薦
讀過此文的還讀過
水果传奇返水